楚天金報訊 據《新京報》報道 2013年7月的一天晚上,擔心酒後持刀的朋友尤洪湧“鬧出事”,北京延慶小伙鄭強拉架時被尤洪湧刺成重傷,後不治身亡,與尤洪湧發生爭執的侯軍也被刺死。日前,尤洪湧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院開庭審理,尤洪湧被判死緩。法院表示,“死緩”的判決除了考慮到尤洪湧有自首情節、其家屬賠償了被害人家屬部分經濟損失外,還與被害人鄭強的父親鄭德富有關,鄭德富曾當庭請求法官留尤洪湧一命。
  ■殺人案之後
  兩個父親的會面
  2013年7月26日,鄭強和女友招呼幾個朋友來家裡吃飯。席間,鄭強的兩個朋友尤洪湧和侯軍喝了幾杯酒,因為瑣事吵了起來。
  回家後,尤洪湧拿起掛在牆上的東洋刀,翻牆進入鄭強家,尋找侯軍無果後,他朝侯軍家走去。擔心出事,鄭強追了過去。晚10時許,酒後的尤洪湧攜帶尖刀來到侯軍家院內,持刀刺向前來勸阻的鄭強頸項部、軀幹部,隨後又捅侯軍的軀幹部多刀,侯軍當場死亡,鄭強重傷後不治身亡。
  鄭德富說,兒子去世後,他一周沒出門,躺在床上的兩天,他曾怨恨尤洪湧,“好好的,你為啥要扎他?”後來,尤洪湧的父親尤志龍鼓起勇氣去見鄭德富。那一面,被鄭德富形容為“沉默的半小時”:“那是個老實人,只是拉著我的手說,‘沒辦法’。”看著尤志龍黝黑的臉和彎曲的臂膀,鄭德富不忍心了。
  ■庭上的懺悔
  1.8米漢子8次磕頭
  尤洪湧故意殺人案開庭後,負責此案的法官鄭文偉開始為雙方進行民事賠償的調解。鄭文偉說:“我還沒說幾句,老人突然說,‘要是能給留一條命,就留他一命吧。’”鄭文偉感到震驚,在她22年審案的經歷中,被害人家屬對被告人表示諒解的十分罕見,而那天的調解,她還沒提賠償,鄭德富就已決定諒解。
  “我兒子已經沒了,他兒子死了,也換不來我兒子的命。洪湧活著,他爸還能有個奔頭。”鄭德富說,離開他的至親已經夠多了,他知道那種苦痛。
  日前,法院宣判後,尤洪湧表示有話要說,他面向鄭德富和侯軍的家屬,接連說著“對不起”。突然,將近一米八的尤洪湧跪倒在地,向鄭德富磕了8個頭,邊磕邊哽咽著說“對不起”。此時,鄭德富一直緊繃的臉鬆懈下來,他趕緊用手抹去眼角的淚。
  (原標題:被害人父親當庭求情:留他一命)
創作者介紹

秋天

mbnjewtpu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