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尤和在案發現場講述邱裕新被撞後的情景(南海網記者 高鵬 攝)
  邱裕新生前做的登記表(南海網記者 高鵬 攝)
  今天是“五一”國際勞動節,但海口市粵海大道中商海南農產品中心市場(一期)綜合樓工地的的倉管員兼保安邱裕新,卻再也不能過這個節日了。
  4月17日傍晚,這個工地上演了悲壯一幕:3名男子駕車盜竊鋼材扣件時,邱裕新發現並上前阻攔,竊賊駕車準備逃跑。見阻攔不住竊賊,邱裕新趴在了車前蓋上,瘋狂的竊賊為了逃跑,仍然繼續行駛車輛,邱裕新被甩了下來。受傷被送往醫院的邱裕新,最終因搶救無效,壯烈殉職,時年59歲。
  邱裕新上前阻攔竊賊時想了什麼,有沒有想到自己會有危險,還是什麼都來不及想,這些都已無法得知。邱裕新在那一瞬間,他的壯舉已經定格,普通成為永恆。
  5月1日,南海網記者來到了海口市新坡鎮日富村,當向當地多位村民問起“村裡防洪樓怎麼去?”。村民們除了指路外,還向記者問“是不是來找老邱(邱裕新)家的?老邱為人很不錯,見誰都是笑呵呵的,聽說他攔賊被撞死了,大家都很難過。”
  邱裕新的家是兩棟兩層小樓,在村道邊上,這兩棟小樓還有多面牆壁沒有粉刷、貼瓷磚,裸露著磚塊。
  “這兩棟房子是父親一手建起來的。”摸著牆壁,邱裕新的小兒子邱亮哽咽著說。
  邱裕新有5個孩子,2男3女。為了拉扯子女長大,邱裕新多年來都在外給人做建築掙錢,妻子則在家裡種地。因為家裡窮,邱亮初中沒讀完就輟學了。
  在邱亮眼中,父親既嚴厲又可親,很愛他們。
  “父親經常跟我們說‘就算一家人都吃鹽,也不能到外面幹壞事’。”儘管邱亮已經結婚生子,但父親在兒時的教誨一直縈繞耳旁。
  邱亮輟學後,有一次晚上在外跟人喝酒,接著搖搖晃晃地騎摩托車回家,途中,摔倒在了路邊。
  邱裕新聽說後,趕緊帶著小兒子到醫院治療,到了邱亮身體恢復後,邱裕新狠狠打了他一頓。“父親當時邊打我,邊流著眼淚,告訴我喝酒是不能開車的,而且千萬不能碰那些白粉。”這是邱裕新在2005年最後一次動手打兒子。
  因為自己要外出給人做工掙錢,沒有太多時間教育邱亮,2006年,邱裕新把邱亮送到了部隊,希望兒子在部隊學會做人。
  邱亮一邊說著,一邊帶走進記者這兩棟小樓。儘管面積不大,兩棟小樓每層面積加起來才100多方平方米,但全都浸滿了邱裕新的心血和汗水。
  邱裕新看著兩個兒子慢慢長大,作為父親,他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建起新房,以後留給兒子結婚用。2002年,邱裕新開始動工建設靠近村道邊的第一棟小樓。
  因為窮,邱裕新每掙來的一些錢,就買點建築材料;因為窮,邱裕新沒辦法找人設計房子,他靠著多年給人建房子積攢下來的經驗和技術,除了那些需要大型機械的項目,他找親戚幫忙,其餘的都是自己做的;因為窮,邱裕新大兒子邱慶鐮在2005年結婚時,儘管房子已經建好,但屋內的牆壁全都沒有粉刷,邱裕新只能把大兒子的婚房裝修了一下,說是裝修,其實只是把牆壁粉刷、裝上了個吊燈。
  這棟二層小樓的屋內牆壁粉刷、安裝電燈等,直到2012年才全部完成。
  見到房子全部可以住人了,邱裕新把之前住的破舊瓦房給拆了,開始動工建第二棟小樓。由於他當時已經有了份穩定工作,沒辦法自己動手建了,他咬咬牙,向別人借了錢,雇工人來建。
  2013年小樓建好了,邱裕新每個月的工資分成幾份,自己留下幾百塊錢生活費、給別人還錢、買裝修材料。
  “父親太好了,他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捨得花錢給自己買衣服,這兩棟房子的窗戶,都是父親去買來鋁合金、玻璃、膠水,自己做的。他從來不想自己過得好,想得全是我們兒女過得好些。”邱亮說到這裡,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
  當記者提出,想看看邱裕新的照片時,邱亮的大哥邱慶鐮拿出了父親的身份證、二姐邱小姑拿出了父親之前去照相館照的證件照和幾年前同學聚會的照片。
  “我們也說過,想一家人照個全家福,但父親一直在工地上班,太忙了。有次,父親跟我說,明年就過60大壽了,到時全家一起吃飯,一個都不能少,到時在一起照全家福。”邱小姑看著手機里父親的證件照,淚水沾濕了袖子。
  “在我們都還小的時候,每天晚上吃飯,父親都要求一定要全家一起吃,不管誰回來多晚都得等,全家到齊了才能吃飯。爸,這是你提出來的,怎麼能少了你啊!”邱慶鐮雙手緊緊捏成拳頭,強忍眼眶中的淚水。
  邱裕新有了穩定工作後,一直都盡著自己的那份責任。
  “2014年春節,父親都是在工地值班。他跟我們說,不休息就不休息吧,這是我的工作,我的責任。”這句是邱裕新跟女兒說的。
  這句話不是說說而已,邱裕新的同事、上司都對他工作的盡職盡責,稱贊不已。
  在中商海南農產品中心市場(一期)綜合樓工地的倉庫內各種擺放整齊的物品、記錄清晰的登記表、乾凈的地板,無一不無聲地講訴邱裕新生前的盡職。
  工地項目負責人孫繼軍翻開各種登記表,上面清楚寫著某人在哪個時間領取了什麼物品。“他(邱裕新)就是這樣,工作很好。”工地項目負責人孫繼軍說。
  保安林尤和跟邱裕新是同鎮的人,2013年8月到了工地當保安。在他眼中邱裕新很隨和,從來不跟別人起爭執,工作都完成得很好。
  “老邱這人很有責任心,不管是不是他的事,看到了都會去做。”林尤和說。
  在同事胡軍山眼中,邱裕新沒有任何不良嗜好,每天晚飯後的散步,可能是他唯一的消遣。邱裕新曾跟他說,既是散步又是巡邏,看看外面的物件有沒有擺好,有沒有小偷跑進來。
  4月17日下午6點半左右,吃過晚飯的邱裕新像平常一樣“散步”。這時,他看到有三名男子正在工地裡面搬著鋼材扣件,旁邊是一輛黑色轎車。
  “老林,快出來。”邱裕新大聲向施工樓里的林尤和喊道,同時快步沖了上去,阻止這夥人的盜竊。
  盜竊的男子看到邱裕新沖了過來,趕緊鑽進車子里,準備逃跑。
  見到竊賊準備逃跑,而此時又沒有同事過來幫忙,邱裕新用了最無奈的辦法:他衝上去撲到了車前蓋上,用自己的身體阻攔竊賊。
  為了逃跑的竊賊啟動了汽車,加速、急剎車、急轉彎,趴在車前蓋的邱裕新被拖帶了約80米後被甩了下來。
  林尤和這時才跑了出來,見到邱裕新躺在地上,鼻子、耳朵等都不住往外流血。
  林尤和把邱裕新扶著坐了起來,邱裕新起初還有意識,手腳能活動,但是沒記住車牌號,說頭疼。
  沒講幾句話,邱裕新就不說話,過了一會,邱裕新用手指指了指不遠處的鋼材。“他(邱裕新)可能是想跟我說,讓我去看看丟了什麼東西。”林尤和說。
  邱亮得知父親被受傷後,急忙放下手頭的工作,從秀英區丘海大道工作處趕到了工地,把父親送到了海南省醫院。
  儘管經過醫院的搶救,邱裕新還是於4月18日上午8時48份永遠走了...
  “對父親一個人上去攔竊賊的行為,我一點都不意外,他就是這樣的人,不能讓公司財產受到損失。就算這件事不是發生在公司,而是發生在其他地方,父親一樣會這樣做的,他就是這麼傻,也是這麼有責任。”邱小姑哭著說。
  什麼是盡職盡責?邱裕新用熱血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南海網海口5月1日消息南海網記者高鵬)
  事件回顧:海口:竊賊駕車盜鋼材 59歲保安隊長阻攔被撞身亡
  4月29日,南海網記者從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獲悉,17日傍晚,海口市秀英區西秀鎮一工地保安邱裕新發現工地內鋼材遭盜竊,上前阻攔時,被犯罪嫌疑人駕車撞死。經秀英警方縝密偵查,3名犯罪嫌疑人於26日向警方投案自首。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外出散步保安見到竊賊,單身阻攔被撞身亡
  4月17日18時30分許,粵海大道中商海南農產品中心市場(一期)綜合樓工地的保安邱裕新發現有3名男子正在工地內盜竊鋼材。見狀,他一面向正在板房內休息的保安林某喊叫,一面自己沖了上去,攔在了運著偷來鋼材的小車前,阻止這3名男子把鋼材偷走。
  面對衝上來的邱裕新,3名男子沒有停下,或者是減慢車速,而是向著邱裕新撞了過去。攔在車頭前的邱裕新被撞倒在車前蓋,駕車男子通過急轉彎、急剎車等方式,行駛約80米後,把邱裕新甩了下來。當工地其他人員趕來時,這輛小車已經逃離,而邱裕新滿身是血倒在地上。經醫院搶救,邱裕新於18日上午搶救無效死亡。【詳細】
  邱裕新建起的小樓(南海網記者 高鵬 攝)
  邱裕新的孫女安慰奶奶(南海網記者 高鵬 攝)
  邱小姑回憶起父親在世的時光,泣不成聲(南海網記者 高鵬 攝)
  邱裕新生前的照片(邱裕新家人提供)  (原標題:海口工地倉管員兼保安邱裕新:用生命書寫責任)
創作者介紹

秋天

mbnjewtpu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